• 【第540章】 仇家上门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事情的真相不得而知,现在也没时间去探究。爱玩爱看就来。。大致领略了一下长安的风土人情,陆铮就立即由水路过渭南赶往华阴市。劳元术寿限将至,坚持不肯继续住院治疗,张誉诚拗不过,只得陪着他在崤山山中结庐而居。

          崤山为秦岭支脉,地势险峻,荒无人烟。张誉诚出入不便,不能亲自赶来,得知消息之后,让潘子在华阴市迎接陆铮。

          华阴市火车站,潘子靠在一处便利店门口,嘴里叼着烟卷,身边守着一辆租来的面的。他边抽烟,眼睛边盯着火车站出口。

          看见两手空空的陆铮从出口出来,他连忙丢了烟屁股迎了上去,左右看了两眼,惊讶道:“陆哥,你行李呢?我帮你拿吧。”

          陆铮微笑了一下,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我出门向来都不带行李。盘子,誉诚的师傅情况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潘子只当他出门需要什么东西都是另买,暗暗咋舌,果然有钱任性。听他问起劳元术的情况,耸耸肩膀道:“这老头挺玄乎的,说什么七日之后大限将至。可我瞧着,他这身体壮实着呢,吃的比我都多。”

          “哦?”陆铮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,道:“咱们边走边聊吧。”

          崤山的入山处在乡下,交通不太便利,就算是开着车也要一整天的时间。一路闲聊,到了傍晚时分,才到达崤山山脉边缘一个不知名的小镇。

          “陆哥,我在这里给你定了房间,休息一下吧。”

          夜晚进山不便,蚊虫鼠蚁,说不定还有毒蛇猛兽,陆铮倒无所谓,但潘子肯定受不了这罪。两人在镇上饭店吃了顿饱饭,准备明日一早进山。

          崤山深处,齐云峰。

          绝壁万丈,一指插天,仅有一条两人并肩的盘山陡路直通山顶。陡路的尽头,千尺平坦地势上矗立着一座斑驳道观,红漆褪尽,青砖落寞。

          月华如水,夜雾弥漫。

          道观后面挖着个棺材坑,前面载着两棵雪松,中央摆着一张小小的方桌。方桌上放了个铜脚香炉,炉中插着三炷高香。糯米鸡,马蹄糕、百花鱼肚、海棠冬菇等等。

          一瓶陈年茅台酒,两个细瓷茶碗。裹着军大衣的张誉诚,盘腿坐在桌边,将两个瓷碗都甄满酒水。

          他的对面坐着一位瘦削的老者,纤瘦纤瘦的,像是麻秸杆儿一样。身上套着宽松的棉质道袍,显得空荡荡的。他两手拢在袖子里,一言不发,静静的盯着天空。

          他的脸同样很瘦,下巴很尖,眼窝深深的凹陷下去,脸色苍白,没有一点儿血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