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一节、封湖公安队生存出了大危机(1/4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(19-)

          第一节、封湖公安队生存出了大危机

          柳家鸭墩儿在独山湖的最里面。

          旧日的微山湖,水深浪急,放牧鸭子的人家,为了让鸭子下蛋休息,就在湖里水浅的地方,堆积苇材,垫出水面,时间久了,就成了一个个崮堆,成了谁家谁家的鸭墩的地名,类似于东北的张家李家胡家窝棚。

          这时的柳家鸭墩,已经成了金巨县公安局和公安队队部的所在地。

          张苗村一仗,公安队损失大半,延安来的过湖干部,也有十多个失踪。

          这些,暂时的,还不算最急眼的,最急眼的,而是湖里的天寒地冻、药食俱缺,更严重威胁他们的生存,一时成为最为艰难的时刻。

          柳家鸭墩的一个由几把苇子搭成的窝棚里,住着几个受伤的民警。

          外面的光线一暗,民警萧易,钻进了窝棚里,挤身坐在二班长蓝长岭的身边。

          蓝长岭将身子,埋在苦江草里,两手还抱着一捆苦江草,仍然冷得浑身打着颤。

          “班长,是不是伤口化脓了?给,”萧易一边说,一边从怀里,拿出一截冻藕,“我在怀里暖热了,你吃吧,吃了就不冷了。”

          蓝长岭接过那冻藕,掂来复去看了两三遍,“是用刺刀掘出来的吧?甜丝丝的,怪好吃哩,”而后,咬了一小口,在嘴里细细地咀嚼着品,良久,才恋恋不舍地再递了过去,“给别的受伤的战友吃吧,要想办法保住他们的生命。还要想办法生火,生东西,越吃越冷,咳…咳咳…”

          萧易急忙上前给蓝长岭捶背,捶着捶着气恼了,“红枪会、秆子会,这群不长眼的混帐东西,竟然帮日本鬼子打咱们穷人的队伍。真混帐!”

          蓝长岭咳嗦完,叹口气,“唉,光骂,解决不了问题呀,快去吧,把冻藕,送给别的伤员吃吧。”

          萧易再劝,“再吃口吧,多着呐。”

          萧易气消了,又把冻藕递了过来。

          蓝长岭咳着推回去,边推边抱怨,“瞎话儿都不会说,这湖地,冻得像石头蛋,用刺刀挖,就是一天,能挖出几块来?”

          萧易的恼火,又一下子涌上来,“操他娘的杆子会,看俺上岸,不都给他劈巴了当柴烧…”

          萧易骂着,突然想起来什么,接着转喜,欣喜,“哦,对了,侦察排的赵亮赵排长来了,张局长要我给大家下通知,要大家做好出发的准备,看来,可能带来了岸上的什么好消息,眼下,正和彭队长他们开会呢。”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