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.v.太姥姥,你多吃点,那样身体才会早点好【5.28/三点更】(1/2)

加入书签

  100.v.太姥姥,你多吃点,那样身体才会早点好【5.28三点更】

  与此同时,警局——

  “这种禽兽,要我说就该让他在牢里头多关上几年,为人民除害!”

  警局内,时九大大咧咧的坐在板凳上,对着桌对面的警察开口说着。

  简单瞄了两眼时九那热络的态度,眉梢挑了挑,该回答的问题她都回答了,对于她而言,更感兴趣的不是这里几个混混以后得关多久,而是受了伤的阿笙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。

  “警察同志,我能走了吗?”

  简单现在是急着想要回去见顾盼生蹂。

  “可以了。”

  录口供的青年警察抬起头,合上手中的口供,视线扫了一眼两人,慎重的开口:“不过,还有一件事情,你们应该了解一下,据犯人口供交代,他们是收了某人的好处,所以,对于这次实施的犯罪行为,并不是偶然,很有可能过是受害人结识了什么仇家进行的报复。”

  “蓄意的?!”

  时九瞪大了眼睛,语气猛然一提,加重了嗓门。

  “我去,那个人是男是女?!”

  简单突然猛拍了一下桌子,霍然踢开凳子就站了起来。

  只是,在对视上对面警察微微不喜的面容时,迅速的收敛了所有粗辱的动作,尴尬的“呵呵”一下,然后对着周围的警察摆手,连连说着没事,随即,才缩了缩脑袋,慢吞吞的坐回了凳子。

  “抱歉,警察同志,我可能太激动了。”

  看着连连道歉的简单,原本脸上露出臭臭表情的警察同志这才缓了下面色:“据说是通过网络交易,所以是男是女,还无法确定。”

  “等等,警察同志,我先去打个电话。”

  时九点了点头,觉得这事儿显然得询问下他家二哥比较靠谱。

  在打了招呼后,迅速得拉开椅子,出去打电话了。

  ……

  “喂,二哥,这事你看怎么处理?”

  时九将前前后后的事情交代了一边,然后才询问起电话另一端的男人。

  此前的傅越承正靠在一棵百年梧桐树上,粗糙的树皮,有些树皮屑沾上了他的衣角,他的神情从容,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烟,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。

  模样似是在沉思。

  直到时九的这一通电话响起。

  他蹙了蹙眉,捻灭了烟蒂,才接起的电话。

  “二哥?”

  电话的另一头,等不到回答的时九,显然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。

  而傅越承的视线则是越过夜幕,落在那抹纤瘦的背影上,她站在店门口,瘸着脚,歪歪扭扭的,显然站的十分吃力。

  他的目光像是被女人瞬间吸纳了过去,一时间有些挪不开:“……等回崇城再说。”

  ……

  警局的门口。

  “喂,二哥,等等……”时九拿着手机一时间有些云里雾里的搞不清状况。

  可是,电话的另一端,毫不客气的传来一阵“嘟嘟嘟”的忙音。

  ……

  前脚才踏进门槛,迎面便撞上了从里头出来的简单。

  “你长眼了没,没看到我这个大活人呢!”简单心底是一团火气,被撞了个正着,抬头就瞪了一眼进来的时九。

  “泼妇!”时九冷嗤了一声。

  简单只觉得眼皮跳的厉害,手掌捏成拳状就要往时九的身上砸,可是后者眼眸一闪,跳开了过去:

  “等等,一个女人家的,老动粗可不好。”

  “傅越承怎么说?”简单对着时九假装挥了挥拳头,然后收手。

  时九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这还是女人吗?这简直就是投错性别了。不过这次,时九却真的不敢和简单抬杠了,君子动口不动手,他不和女人一般见识。

  “二哥说算了……”

  “算了?”简单挑着眉,掏了掏自己的耳朵,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。

  时九这边才松了一口气,被简单的一声吼,身子抖了一抖,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迎上女人那双要宰人的眼睛:“你有意见别冲我,去找我二哥,懂不?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顾盼生买好了葱花饼,一瘸一拐的走下台阶。

  踩下的脚步一个不稳,脑子一阵晕眩感袭来,整个人便栽了下去。

  一双手,似乎早有预料一般的将她给提住,身子被人带入怀中,顾盼生咬着唇,额头重

章节目录